西南团建拓展第一品牌

你有没有过感到不安的时候


你在为“不合群”感到不安吗?因为孤独被告知是可耻的,所以大家上了大学之后,都抢着巴结热闹。但假如你本是一个不喜热闹的人,抢着巴结热闹反而会让你的内心不安。所以,放心做自己吧。




上大学之后,我培养出一套很奇怪的作息来。晚上一下课,我就一路疯狂地骑车回寝室,从九点开始睡,睡到凌晨两点左右起床。在一片黑暗寂静中连滚带爬地跳下床,打开笔记本,在电脑开启时寂静的嘶吼中,一点点苏醒过来。热闹的方式很单一,孤独的模式却很丰富。我最有存在感的片刻总是在晚上,熄了灯之后,我凑着应急灯惨白的光看书,就着电脑微弱的光写作,在呼噜声中,听到自己内心茁壮成长的声音。


凌晨四点钟,我饿得奄奄一息,冲到楼下的自动贩卖机买东西吃,却发现贩卖机前竟然排起了队,有好几个和我一样的人,穿着邋遢的睡衣和拖鞋,面色萎靡,却眼露饥饿的凶光。我们沉默地排着队,偶尔目光相接都十分羞赧,认出了彼此是同类。我们都不太合群,我们都对嬉闹适应不良,我们都偷偷得意着自己的无人区的生活,我们都贪婪地攫取每个孤单的机会。


——蒋方舟



2


你在为“告白”而感到不安吗?那么不要让内心的不安折磨自己了,抓紧行动吧。




我的初恋就是六中同班的一个女生。我们只做了一年同学,她就随父母搬家离开延吉了。


有幸和她同学的那一年里,我经常痴痴地盯着她看,有时候她发现了,就会腼腆地对我笑一下。那时候我行事畏手畏脚,竟然一直到了最后也没敢表白。如果可能,我真想穿越时空到当年的我的背后推上一把,或是踹上一脚。


终于到了她搬家的那天,我骑了自行车到她家门口附近去看,她出门看见了我,没有显得诧异,仿佛是意料中的。我没敢说话,远远地站着看她,她犹豫了一下,回头看了看父母,又看了看我,没有跟我打招呼,低头上了车。两辆载满杂物的汽车在胡同里艰难地向外开动,我骑自行车在汽车前面远远地蹬着,好像带路一样。我用双手交替扶着车把,笨拙地左拐右扭,不停回头张望,中间拐到几处接近直角的地方,我就停下来等一下,看到她的脸隔着挡风玻璃重新出现,才又紧蹬几下。应该是一条很长的胡同,却一眨眼就到头了。出了胡同口,我下车站在路边,看着汽车从我边上缓缓开过,车窗里,她扭过头来,用没有表情的眼神盯着我看,最后她终于抬起了雪白的手,朝一边挥动了一下,但还没来得及挥动回来,就永远消失了。


生命残酷无比,尤其是对孩子,为数不多的安慰之一是,它总算还有些美感,至少在记忆里。


——罗永浩



3


你在为“暗恋”无疾而终感到不安吗?其实,这事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因为“青春”的意思,就是输得起。




高中的时候,我喜欢一个人。他对我也特别好。有一天,我听到一个消息,说他喜欢一个女生,正是我的名字。完了,他告诉大家了,怎么办?所有人都知道了。太高调了,我一面责怪他,一面暗爽。上课时,我会兴奋得掐自己,完全听不到老师在讲什么。


第二天,课间操结束后,看到他和几个男生在学校的小卖部聊天,我很纠结,要不要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他喜欢我了呢?


要不要告诉他,其实我也喜欢他呢?这时,几个男生一散开,看到他身边站着一个女生,他递给她一盒小熊饼干,女生很自然地接过来,埋头准备拿饼干吃。她的头发垂下来,遮住了脸颊。他很自然地伸手过去,帮她把头发别到耳后。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女生,是我们的学妹。


她跟我有一样的名字。


我觉得他对我好,是因为他对所有人都好。


因为喜欢一个人,对所有与他相关的事,都格外友善。因为不会爱,所以掌握不了分寸。还好。青春的意思就是:输得起。


即使受伤,我们也不会失去再次去爱的能力。有部电影的宣传语,真的超级经典:爱对了是爱情,爱错了是青春。


——咪蒙



4


你在为学习不好、工作不顺、“技不如人”感到不安吗?不用为此苦恼,你只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向罢了。




我相信造物者一定赋予你们特殊的才能,很多人只是没有发现而已。也许此刻,有很多莫扎特正在编程序,很多舒马赫正在写文案,很多张曼玉正在当前台,很多李开复正在做中介。我只是比很多人幸运,找到了自己喜欢又适合的。同时我也有很多比你们蠢笨的地方,怎么学都学不会。每一个人,纵然缺点一身,但必然有一些地方是长于他人的,那是你区别与他人的标记,也是造物者公平的地方,就看你能否找到这些标记。


没人能让所有人满意,所以让自己和你中意的人满意就可以。你所判定的一切,也许就是你自己内心的投影。人生就是一个不断接纳和抛弃的过程,就是一段迎接冷眼嘲笑孤独前行的旅途。KO不了你的,也许让你更ok,没让你倒下的,也许让你更强大。

——韩寒


文章分类: 新闻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