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团建拓展第一品牌

我煮了面,还加了蛋

这天晚上,妻子又和丈夫吵架了。


她灌了半瓶酒,看了一本小说,失眠到凌晨三点。


其实吵架的原因很小,小到不值一提。晚上十点多,她念叨饿了,想点夜宵吃,他让她想吃什么就赶紧点,但她却因为时间太晚而左右为难犹豫了半天。他很不耐烦说了她几句,大致是嫌她事多,磨磨蹭蹭,语气稍重。她本来就泪腺发达,心里一委屈,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下来了。她当时的样子大概是既作又矫情吧,工作累了一天的他看了立刻火大,他们就这样吵了起来。


最后他依旧说出了那句经典的:你天天什么都不干,怎么还这么多事?!我天天累死累活的,我说什么了,说你一句你就受不了?


她一气之下将被褥搬到客厅,打了一晚上地铺。


他说,她总是揪着他说的某一句话气话不放,语气重一些她就哭天抹泪。她说,她其实是因为那句气话而纠结于他对她态度的改变——以前温柔的他什么时候因为这点小事不耐烦了呢?


她知道他生气,大概是因为一天的工作已经筋疲力尽,不想回家再看到她这样子因为小事闹别扭。可他这么辛苦是为了什么?为了挣钱,为了家,为了她过得更好,更开心?其实她的快乐并不来源于那张工资条,她的快乐来源于他,左右她情绪的也是他——他对她不耐烦,对她发脾气,他随便一句稍微重些的话都会成为压倒她情绪的最后一根稻草。


2


那一次,周末她在单位值班,他一个人在家。他肠胃不好,又不会做饭,她便提前给他准备了午餐。他睡到中午才起,她发信息说午饭在冰箱里,他却坚持想吃某家餐厅的外卖。


然后他们就吵起来了。她说,她辛辛苦苦为他准备了饭菜他却不珍惜。他说,吃外卖而已,有那么罪大恶极吗。她觉得他不知好歹,他觉得她不可理喻。


他知道她生气,但他累了一周才能休息一天,难得周末可以吃自己喜欢的食物。


其实他们都是一样,无意间就会打着对对方好的旗子去做一些伤害对方的事,说一些很重的话。


人是一种总结性很强的动物,无论男人女人。女人可以把男人说的每一句话划分为两个极端:爱她和不爱她。男人也可以把女人的每一种表现划分为两个极端:懂事和没事找事。


刚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两个都是小心翼翼,时间久了,便打回原形,事事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忽略了对方的感受,再小的事也能成为爆发战争的理由。


3


以前,她于他,是淑女,他于她,是绅士。她们互为彼此的知音,伙伴,女神和男神,她们聊理想,聊人生。现在,她于他,是保姆,他于她,是钱包,互为彼此的“舍友”,话题始终围绕下一顿吃什么,几点睡觉,水电煤气缴费。


他们都曾经是那么温柔的人,最终还是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争吵了。


这天,她失眠到很晚,早上睁眼七点了,他还在卧室睡觉。最近他在喝中药调理肠胃,她每天晚上熬好药,然后早上在他起床之前再热一次,放到保温瓶里让他带到单位。可今天早上,只睡了三四个小时头痛欲裂的她躺在被窝里犹豫着,要不要去热药。昨晚吵得那么凶,他跑去呼呼睡得好香,却留她一个人打地铺失眠,她赌气不想去。但大夫说过,药得每天吃的,如果她不弄的话,估计他自己是不会去热。


换做是他,会不会帮她热药呢?应该会吧。


想到这,她叹了口气,爬起来,去把药热好装好,在他没起来之前,又钻回被窝。


睡到天黑,她看手机,没有他的音讯,果然又是冷战。她没有急躁和失落,而是爬起来,开始煮面。


他很忙,每次加班回来,总要吃她煮的面。用葱蒜炝锅,放入些青菜,再加水加面,最后加个鸡蛋。前后不过一刻钟,不是什么美味,可这却是他最钟爱的夜宵,每次端到他面前,他总是眉开眼笑。她不是大厨,不会做那些花里胡哨的菜品,可他却吃的津津有味,说,媳妇做的饭是最棒的。


她嘴馋,喜欢零食和甜品,他偶尔回来早,总会带回一大包零食,打开一看,全是她喜欢的。不是山珍海味,却足以让她满足。


说来也奇怪,每次争吵,吵得再凶,到下一顿开饭时,也会“自动”和好。有时他主动问她晚上吃什么,有时她主动问他想吃什么。这次应该也是一样吧,她一边煮面,一边笑着摇头。


他们确实是凡人,他们因柴米油盐而快乐,因柴米油盐而争吵,又在柴米油盐中言和。架再怎么吵,他们还是深爱对方的。既然深爱对方,又为什么总是因为琐碎的小事而吵架?


我们揣着满满的爱,泡在柴米油盐的平淡里,等爱情沉了底,我们就开始麻木,认为对方只是需要一顿饭,一辆车,一套房,一个有好几位数字的存折,而渐渐忘记了我们对对方的爱和依赖才是对方最初和最后追寻的珍宝。


不如从今天起,谈一场超越柴米油盐的爱情,可好?


她忙完,擦擦手,拿起手机,上面有他的一条信息。


媳妇,我饿了。


她回复:我煮了面,还加了蛋。

文章分类: 新闻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