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团建拓展第一品牌

道与术

 道与术
  道:是道路、是方向、是自然规规律。指要对事物的系统总体和全面进行把握,它主要是表现在思想上面的东西。
  术:是技术、是干一件事情的具体方法,是工作。木工技术、武术、医术、战术、学术等。它是对具体事物所作的行动和工作。术是需要在道的思想指导下对具体事情、工作等用行动来完成的实践活动。主要表现在对具体工作完成的行动和方法上。当然道中也是有行动的,术中也是有思想的,它们之间并无什么截然和本质的区别,只是主要与次要是用思想还是用行动而已。
  道的作用:主要是找方向、找道路、定目标。不使术走上歧途,从而迷失方向。浪费时间和精力,作无用功,不使所作之事发生背道而驰的方向性、原则性错误。
  武道—武术、是医道—医术、战略—战术、学道?爱因斯坦??—最高学术、一般学术。(恕我孤陋寡闻,因为我只知道有一个最高学术机构。学道?也许是另有其名只是我不知而已,可能会像战略之名它不叫战道,而叫做战略。如果真的是以最高学术机构为顶,那就太不正常了。因为作为术来说,就像技术工人上升到八级到顶,但是离工程师还差得远。不是一个层次,最高学术与一般学术也只是级别上的差距,不是层次上的差别。
  工程师是用思想画出图纸让工人来操作,为达到工程师的思想愿望而具体工作人员用实际行动完成的那些操作或工作称之为技术,也就是术。如现在的建筑工人、机械工人、实验室的实验员他们得到的实验数据等等他们干的工作就是技术活,就是术,他们是有级别的,是从一级到八级到顶。工程师与技术工人是隔层的关系,当然工程师之间也有高低之分,但那是他们那一层的的级别之分,如高级工程师,一般工程师、等。
  如果现在的学术上面真的没有“学道”那一个层次,那是什么原因?难道是爱因斯坦们的光芒太过耀眼使后来之人不敢睁眼。如果真是这样,当然那就不可能去超越。就像现在世界各国军事家对中国的陆军的地位排名,无论哪一国的军事排名都把中国陆军排第一,不论其是否参加比赛,有无积分,他们就像神位一样把中国陆军排在那里,不可动摇。当然那是中国陆军与号称世界第一的军队在朝鲜打出来的八面威风,让别人感到震撼、心服口服。否则毛泽东在中南海喊一句:美军在越南不准越过十二度线。美军飞机还没到十二度线就会自动报警,更不会有什么误炸、误撞之类的客观原因存在。美国是世界上的老大,他的性格脾气大家都知道,美军为什么就这么听话?就是因为有毛泽东和中国陆军的神位在他们的心中竖立着。
  爱因斯坦们对科学的贡献,让科学界心服口服,对他们顶礼膜拜,也同样是一个神位。所以后人只能以最高学术到顶,不敢与爱因斯坦们同一层。如果说对中国陆军的敬畏是因为有毛泽东的战略思想与战士们的英勇善战,以及与他们那种不怕苦,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让别人敬畏。他们不愿、也不敢造次。因为这个第一是真枪真刀打出来的。要去争这第一,是要掂量自己的斤两,是要死人的。
  对爱因斯坦们思想的超越又不一样,因为那是科学思想,是全人类科学进步的需要,科学是需要世界上每一个人为之努力奋斗。自然科学就是要人类对自然规律有更深刻的认识,它的目标是使人类在自然面前争取得到更大的自由,物质文化得到更大的丰富。它是全人类每一个人的义务,而不只是科学家们个人的责任。每一个人都应该为科学进步出力。而不是只等别人的成果自己只是去享受。这就需要有人能站上去,前仆后继,不要间断。如果爱因斯坦们泉下有知,一定会抱怨这些后生不争气。为什么还不快快站在我的肩上,我为你们当人梯快百年了,你们站上来了我才能得到休息和安心。你们快站上来吧,要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呢。)
  现在作事有很多时候工作碰壁、对所作的事不能突破,是不得要领,就是对道的理解上有偏差,或背道而驰,当然要走弯路。如果你走路时只是对走路的方法如步幅是几尺几寸几分,左右手摆动位置要如何精确,这样能省力有多少公斤,那是不够的。你的方向、道路没有对,那也是白费力,在作无用功。可能南辕北辙,会离目标越来越远,最终绕地球一圈。可能最后也能走到目标,但是时间损失了,效率不能得到提高。俗话说要抬头看路,不要光埋头拉车就是这个道理。
  我感觉西方的在哲学、医学等很多学科,对那些细节、枝叶问题研究上搞得很清楚,很透彻。但是对整体、全面、在系统上面就感觉很不够,就是对道的理解上有不足。就像进庐山他们用显微镜观看枝叶片段,道家用望远镜察看庐山全貌,这样作各有优势与不足。所以如果两者能有机结合起来那就好了。不过怎样结合那可就是一个技术活。
  办事时对事物本质的认识和理解、对方向的把握是关键问题。而不是拿到事情就开干,有时反而会把事干糟,事与愿违,这就麻烦了。对一件事要多看多想,把问题想通了看透了,办起事来就会得心应手,事半功倍。
  蒋介石在毛泽东面前为什么总是失败,虽然其中有很多原因,但是主要还是因为在毛泽东的战略思想面前,蒋介石只能算是一个战术家。在东北战场上,蒋介石亲自披挂上阵,空中指挥。如果空中可以停机,他真想跳下飞机,抱挺机关枪冲锋陷阵,要想当一名战斗员的那种心态,哪里有毛泽东的胜似闲庭信步、决胜千里之外优闲与气度。
  毛泽东的词泌园春雪,从秦皇汉武到现代,从北国风光到长城内外,站在中国的大地上,从纵与横和二千多年的历史长河中,描绘出这风景独具的波澜壮阔历史画卷,所站立的高度、眼界的宽度、深度那蒋介石哪里能比。他们的思想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毛泽东的另一首词:小小环球有几个苍蝇嗡嗡叫…。虽然从文学上感觉比不上前一首,但是在思想高度上比前者更高,那是站在了宇宙高度,或是站在太阳上往下看。蒋在战术、权术的运用上虽然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登峰造极的地步。如同达到八级以上的工人水平,但是还是叫工人,他还是需要在工程师的图纸面前按图施工。毛泽东就像是那工程师,蒋思想上的算盘还是需要毛泽东来拨动。所以蒋介石的失败在思想上就已经分出了高下,他们不在一个层面上。所以蒋失败是必然的。他们之间主要是思想的层次上有差距。
  如果工程师下到车间当工人,他还得从学徒工干起,他並不一定比普通工人干的好,可能他献出毕生的精力还不能当上八级技工。因为他可能只是当工程师的料,並不是当工人的料。
  如果毛泽东下连当战士可能在连队也当不上一个尖子兵。但是毛泽东就是毛泽东,他不是当兵的料,他是带兵的人,他带的兵是将军中的将军,一般的将军是不够资格给他当兵的。这就是道与术的区别和它们之间的联系。

文章分类: 新闻资讯
分享到: